可以這么說,劉以鬯的后半生是在離開金陵大旅店后開始的。遇到羅佩云后,大病初愈后,他終于意識到是該結束新加坡的日子了。劉以鬯當時已獲得新加坡永久居留權。羅佩云說:“劉以鬯拿旅游簽證回香港,在香港報館找到工作后,由我作擔保人,才重新申請到香港的永久居留權。”劉以鬯也說過:“為了生活,為了維持一個家庭,我才寫得那么多。”
查看更多